“还烦请由你道出吧。”


头像画手老福特ID:托嗎头
 

【帕磷 魔女梗】11—15

*非原作剧情

*原创背景含有私设

*自嗨产物ooc有

*结合上篇食用更佳,上篇戳头像

 

———————————————————————————————

 

11

 

窗外的雪下的越来越猛,只是一夜便把昨天所有的痕迹抹除。

法斯看着他们搬动一缸水似的液体进自己屋子,感到不解刚要出声询问,那缸液体中就探出一只泛着冷光的剔透明亮的手抓住边缘,随后便是一整个上半身从缸中立起,那人翘起的发丝还在往下滴着些水珠。

那些人在他站起后,一人动作算是轻柔的给他套上衣服,另一人在他面上扑着白粉,他也倒是顺从的随着他们的动作举起自己的双手。之后他们便给他戴上脚镣铐,随后便是铁门移动发出的沉重声音和金属相碰的声音。这声音引得法斯一阵不适。

法斯靠着角落,用双臂环住自己,偷偷抬眼看着那个神奇的从水中出现的宝石人。

扑上白粉后,那人的面容看得更清晰。注意到法斯的视线,那人只是淡淡的看了看法斯,随后便从那扇小小的窗望向外面。

雪下的极大,天地间全是自由飞舞的雪花,几乎看不到其他。那人视线随着雪花飘动,许久后转头看着法斯。

清冽的嗓音。

“我是安特库琪赛特”

“你想逃出去吗”

12

“过些日子教会会将我们捆在十字架上示众。”

“把我们打碎,然后分发给安排在人群中的人。”

“他们只是嫉妒我们的身体和漫长的生命而已。”

安特库的眼里浮出一种不屑的神情,握紧了双手。

“多贪婪的物种。”

安特库看向法斯,在他说完那番话后,法斯似乎更往角落靠了靠,细眉皱在一起,薄荷绿的眼里全是忧虑。双手手指互相绞着,许久后缓缓握成拳。

“我想逃出去,请带我出去。”

法斯的小动作安特库尽收眼底,他挑了挑眉,身体后倾靠在墙面上缓缓开口。

“我有办法逃出去,不用担心。”

13

就这样过了些天,果然天还蒙蒙亮的时候,法斯和安特库便被拽出那间阴暗的屋子。

质量低的可怜的光照让法斯昏昏沉沉睁不开眼,若不是被拽着怕是要栽到地上,安特库一边走着一边低声唤他,这才迷迷蒙蒙的睁开薄荷色的眼。听着铁链摇晃的声音才完全清醒过来,慌乱的看向安特库。安特库轻轻点头,坚定的眼神让法斯安下心来,抿着唇任前面的人拉着。

阴暗的走廊响彻着脚步声,走到尽头,随着他们的出现而嘈杂起来的民众伸出手指指着两人,许多句话密密麻麻地交织在一起。拉着安特库的那两人停下,而法斯继续被拖着走向高台中心的十字架。

法斯再次慌乱起来,但这次手上拷着的手铐是皮质,紧紧地缠住法斯的手腕,既挣不开又不会让法斯硌碰到自己。法斯回头求助地望向安特库,安特库却对他比这“不要担心”的口型,法斯只得勉强信了安特库的话,走到十字架下。

身体一阵悬空,法斯的双手被吊起,捆在十字架上。向下望,一个个人头涌动着,无一例外的望向他,眼里闪烁着什么无法言说的可怕情感。

法斯勉强镇定下来,看向安特库的方向。

“等我的信号,到时信号一出,一定要挣脱下来。”

一定要挣脱下来。法斯动了动双手,皮质的手铐紧紧扣在手腕,没有将手滑出的可能。

眼神时不时瞥向安特库,看到安特库将手臂甩向墙壁,手腕应声而裂。明明群众的声音无比嘈杂,但法斯似乎听得一清二楚。

安特库用断肢利索的滑过听到声响回头的两人的脖颈,液体溅在他的面上和断肢上。

红色的液体夺去法斯的目光,法斯却是懵住了,台下一直看着法斯的群众也一片寂静。直到似乎有些许红色溅在自己的脸上,才爆出一阵尖叫声。

如梦初醒,法斯才想起信号的事,但这手铐是无论如何都挣不脱的,法斯急切的摆动手腕,看着一群人扑向安特库。

法斯突然想起什么,弯起膝盖蹬住木桩,直到鞋跟碰到臀部后猛地用力一蹬,手腕应声整齐断裂。人群纷纷躲开,法斯重重地摔在地上,发出碎裂的声响,手臂又被摔去,面上也满是裂痕。

断裂处反射的薄荷绿映在雪地上,反射着阳光。

天晴了。

14

“快走!”

安特库朝法斯大吼着,法斯应声迈开步子向城外奔去。安特库弯腰拾起自己的断手,躲过一个个扑过来的人,也朝法斯的方向奔去。

薄荷绿色的碎片在雪地中额外的显眼,安特库皱起眉,却往回奔去,弯腰正要拾起,一把剑朝安特库飞去。安特库躲闪不及,小腿被削去大块,轻嗤一声只得放弃向外跑去。

法斯在约定好的角落有些焦急的静待着安特库,直到听见安特库带着节奏的脚步声,皱着的细眉松缓下来,唇角微微扬起。

法斯迈步走出角落,朝往这里奔来的人挥挥自己的断肢。

“你没事真是....”

几声巨大响声和晶体碎裂声打断法斯的话,法斯张开口却无法发出声音,只看着那人在自己面前碎裂洒在地面上。

身体已经动了起来,向安特库奔去,已经失去手臂无法拾起任何一块碎片。

人已经追了上来,手里还拿着什么,黑乎乎的枪口指向自己,手指一扣,却似乎出了问题,那人跺着脚再次扣动。

“快走啊!”

法斯有些怔愣的看着已经碎裂的安特库的面容,后知后觉的听到安特库大吼的声音。

法斯迈开步,朝城外奔去。

城外人迹罕至,倒不用担心被人发现。

法斯回头,看着自己的步伐印下的一个个脚印,随后缓缓的停了下来。

法斯转过身大喊,许久后肩膀微颤着跪了下来,额头抵着地面。牙关紧咬着,面上出现前所未有的狰狞表情。

许久后肩膀被碰触,法斯猛地回头同时直起身往后退着,试图站起身来却屡次摔倒,一副困兽犹斗的神态。

那人似乎轻叹了一声,带着手套的手握住法斯的断臂将法斯扶起。法斯站起身随后便抬腿踢向那人,那人伸手挡住后握着法斯的脚腕抬得更高,迫使法斯再次倒在雪地上。

“小点声,你会把人引来的。别担心,我和你一样。”露琪尔拉下斗篷,露出半金半红的发丝,弯腰看着倒在地面上的人。

“薄荷绿色,你是法斯吧?还记得帕帕拉恰吗。”

法斯睁大了眼睛。

露琪尔再次弯腰拉起法斯,顺手给人拂去发上的积雪。

“走吧。”

雪地上留下两行人的脚印,向远处延伸。

15

“已经按你说的,把发削短了。”

“但你确定要用这个来补断臂吗,合金很重,你的身体大概无法负担。”露琪尔有些艰难的举着一块合金,还有些犹豫的看着眼前的法斯的断臂。

“其他材料都不合适不是吗?硬度都太高...像他一样。我是不能装上红宝石的。”法斯朝床上盖着白布的帕帕拉恰歪歪头。

“话虽如此....”

法斯看着犹豫的露琪尔皱了皱眉,许久后叹口气,轻声说着安抚的话。“我没问题的,实在不行,就拿下来,没什么大不了的。”

听着法斯的话,露琪尔才对准裂口给人接上这合金。

“怎么感觉你在哄小孩似的,明明比我小了不知几百年。”

缓缓松开手,顿时法斯向前栽去,睁大眼惊讶的看着这块明明不是很大的合金。

“好重!”

露琪尔虚握拳抵住嘴唇,眯着眼看着合金和断臂,许久后合金开始涌动,另一侧的裂口处渗出些合金,最后缓缓凝成手臂的形状。

“啊,看来,你体内的微小生物喜欢这个新居。”露琪尔弯腰,伸手将法斯拉起。

“还有,你脸上的裂口。”露琪尔伸出一指,顺着人面上的裂口抚摸着,坐在一旁,拿起桌上的一个铁罐,拿起一团棉绒伸入罐中沾了沾后缓缓提出,棉绒上缓缓落下一些多余的粉尘到桌上。露琪尔拿起棉绒在法斯面上涂抹,法斯也配合着闭上眼睛任露琪尔涂抹着。

许久之后露琪尔将棉绒拿至罐口上方,轻轻拍着,白色的粉尘缓缓落回罐中,许久后积了薄薄的一层。

“好了。”

法斯缓缓睁开眼,看着露琪尔再次拿起一块红宝石色和小锤小刀忙碌起来,稍微站远一些,微微探头看着。

“托你的福,我有了新的思路。这次的材料也不错....”

露琪尔手上的动作不停,叮叮当当的声音响彻在小小的树屋中,法斯也一直在旁边一言不发的看着。

几近黄昏,露琪尔才将所有填充宝石打磨完成,一块块缓慢的放入一直睡着的宝石人的身体。法斯在一旁默默看着,露琪尔也站起身,两人都在等待着什么。许久后,不知谁先叹了口气,露琪尔缓缓走开,拿起披风。

“我去找材料,这段时间麻烦你看着木屋。”话音刚落,便传来门关上的声音。

“嗯。”

法斯看着床上那人许久,轻叹口气微微弯腰,将人身上衣物的扣子从下向上缓缓扣上。

扣好后视线也缓缓向上到人的面容,却看见那人笑颜。愣了神,薄唇微启,有这么多想告诉他的,却不知从何说起。

“帕帕拉恰,我....”

帕帕拉恰缓缓直起身,火红的长发夺去法斯所有的视线。

帕帕拉恰拉着法斯到自己身旁坐下,曲起一腿托腮笑着,轻轻抚着薄荷色的发。

“没事,慢慢说~”

Tbc.

我写的是啥梗来着???偏题偏的跑火车啊

没时间查错字,可能有虫x

半夜码完,定完时就要睡啦

评论(9)
热度(27)
© 鲤鱼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