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烦请由你道出吧。”


头像画手老福特ID:托嗎头
 

【帕磷】魔女梗 16

*原创背景含私设慎入

*帕磷慎入

*自嗨产物,含ooc

*没问题请继续√


1——5戳这里

6——10戳这里

11——15戳这里


———————————————————————————————


16


帕帕拉恰静静听着旁边的这位后辈讲述自己再次被抓住,再次以失去同伴为代价成功逃出的故事。有些忧虑的看着身旁颜色不再单纯的人越说越落寞,抿了抿唇,想不到什么合适的安慰,便抬手轻轻抚着他已经削短了的发。

法斯止住了不断地自责,垂眸感受着发顶传来的轻缓的触感,紧皱着的眉头缓缓地松开来,缓缓开口,语气比起刚才舒缓了许多。

“谢谢...我似乎,还没跟你说过这话,我希望现在不迟。”

帕帕拉恰的唇角勾起一个细微的弧度,

“不用说这些,倒是我要谢谢你。如果那天没捡到你的话...”

“什么?”

法斯听着身旁那人话说到一半后有些心虚的止住,直觉告诉他后半句不是什么好事,便坐正了,有些严肃的看着帕帕拉恰。

帕帕拉恰却只是摆出一副平日里常有的笑容,向后仰去,双手垫在脑后,回应的话里满满的随意。

“没什么,别在意。”

法斯心里清楚若是帕帕拉恰不愿说起,是无法从他空中问出丁点讯息的,便停止了询问,不自觉看向那人身上的填充宝石。

红宝石在冬季的有些微弱的光线下撒播着红光,帕帕拉恰的白色衬衫被染上层漂亮的淡红。法斯微微抬头,见那人依然微笑着,目光温和宽容地看着自己,才意识到自己无意间失了礼数,赶忙转开头看向木桌上带着烫金的笔记本。帕帕拉恰只是笑了笑,并没在意法斯的视线在自己身上停留这种近似于侵犯的行为。

两人这么坐了一会儿,法斯低着头在思索什么,而帕帕拉恰则将双手垫在脑后闭目养神。

许久后法斯才开口轻唤着那人,“帕帕拉恰?”

“嗯哼..?”帕帕拉恰轻哼了声作为回应,尾音微微上翘,他明白法斯有想问的问题。

“人类的教会关着我们的同胞....为什么,我们不去救他们呢?”

许久的沉默,法斯几乎认为那人已经睡去正要起身前,帕帕拉恰回答了问题。

“你知道....人类嫉妒和害怕着我们的身体。我们的身体只要重组便能再次活过来,可人类,比我们脆弱的多。他们的身体会死去,腐化,就算是他们身体里的骨,若是断了也会伤到自己。我们不能反抗,”

说到这里,帕帕拉恰微微皱起眉头,笑容有些苦涩。

“我们的碎片总有一天收集全,甚至换新的也可以,而人类不行。若是我们杀死了人类后果是无法补救的。人类只会更加无法接受我们的存在。我们只能比人类更加冷静,慎重的行动。”

夕阳的红光跟床上那人的红发映在一起,法斯恍惚觉得有些刺眼的无法直视。事实确实如帕帕拉恰所说,但又如此让人无法接受。

宝石人在这场战役中始终处于被动,做着吃力不讨好的事,甚至还是为了敌人的态度。

在那之后帕帕拉恰便再次睡去了,法斯给他盖上白布,坐在一边沉默着看白布下的轮廓。

沉睡的帕帕拉恰,为自己而碎的南极和那位前辈,宝石和人之间的关系,事情如此复杂让法斯不知想什么才好,疲于思考却又不得不思考。

似乎被抓回去更轻松些...法斯立刻停止了这个想法。

法斯想放弃什么,却又不知什么是可以放弃的,对于永生的宝石来说似乎没什么可放弃的。

树屋外的风雪依然呼啸着。


End.

没错就是End了,烂尾致歉—

感觉再写下去就没有能力填完了,于是草草的填了这坑,实在抱歉....

可能会写番外,因为有些想法....只是可能hhhhh

评论(2)
热度(17)
© 鲤鱼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