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烦请由你道出吧。”


头像画手老福特ID:托嗎头
 

【MH】梦

*MH

*Murder中心向

*战损操作

*私设骷髅架子有血液


———————————————————————————————


Murder受了伤,血珠不断从骨缝涌出,密密麻麻的填满衣物的缝隙后争先恐后得漏出,Murder雪白的骨掌上已经满是红色的黏糊糊的混着灰尘的血液。他胡乱应着兄弟的询问,嘈杂间看着自己HP的数值,只觉得有些困倦。

“我说你...还好吗?”

骷髅关心意味的话让Murder把视线从自己HP数值上移开,抬起头骨,瞥了眼坐在一旁不远处的Horror,从喉中哼出一个单音回应。

“嗯。”

随即到来的是这两个骷髅间难得长久的沉静。

安静,太安静了,Murder甚至能听到血液涌出的噗噜噜的声音。

Horror顺着红蓝色瞳孔的视线看去,是湿冷的地面。Murder的血液一滴滴落下,随即绽开来,融合了泥土中的水分扩散开来,就像一朵花。

无缘由的,这让Horror有些焦躁,抠挖眼窝的力度似乎更大了些,快速的扫视一边这个房间。Horror对一边那个坏掉的移动冰箱打量了片刻,似乎是房间太阴暗的缘故,Horror没怎么留意冰箱旁散开的一片灰色。

“这里是你的AU,那还有什么食物吗?”

Murder正看着地面上扩散的红色花朵,意识朦朦胧胧将要睡过去,Horror的声音像是来自远方,他只摇了摇头骨,随后向一侧倒去。

不过没倒在湿冷的泥土上。

自己刚才似乎下意识伸臂将Murder拉进怀里,意识到这点的Horror还愣了片刻,嘴角的弧度有些僵硬。地面源源不断的抽走少的可怜的热量,不知怎么的没有温感的Horror打了个冷战。

有点不放心,如果把这家伙自己放在这里去找食物的话,不过....

Horror把自己厚重的同样沾着血腥气的外套脱下铺在地面上,让Murder趴在上面。

这家伙自己怎么会出什么差错呢heh。


Murder做了梦。

梦见自己躺在一片花丛中,白色的重瓣花朵围拢着自己,明晃晃的有些压抑。

看不见自己的兄弟,Murder随即站起身来,发现一望无际全部是这种花。

Murder揪了朵花放在掌心看,花瓣是菱形的白色透着点粉,半重着瓣围住看起来毛茸茸的花蕊。

Murder感到有些头疼,将手里的花朵随手一丢迈步向前走去。

不管这是哪里,总之先离开这地方。

花田似乎没有边际,不管Murder走了多久,或者是试着瞬移,依然是这片花田,花瓣白色透着点粉,在微风中缓缓摇晃。

随即风猛烈起来,花朵剧烈摇晃着被风撕下花瓣,Murder眼中全是随着风转动着的花瓣,压抑,胸膛中的灵魂仿佛要碎裂。

随即花丛中飞出一只白色的鸟,在一片飞腾着的白点中有些不真切,Murder半眯着眼窝追过去。

鸟的一边翅膀似乎受了伤,有些红色沾染在上面,摇摇晃晃地始终没有飞得太高或太快,但Murder却一直抓不住他。

“Murder。”

许久后Murder终于将鸟儿捏在手骨里,只看到鸟儿似乎只有一只的红色的眼睛,刚要凑近仔细看看,便似乎听到有谁在叫自己。Murder愣了片刻,手骨的力道松懈了些,一不留神鸟儿挣脱出来。鸟儿扑腾着翅膀,一反当初受伤的样子,快速盘旋着飞上天空,只在他手骨留下一片白羽。


随后梦醒了,Murder缓缓睁大眼窝,坐起身来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手骨,又看着Horror手骨里的热狗许久后才完成对焦。

拥有红蓝相间瞳孔的骷髅瞥了一眼只有一只红色瞳孔的骷髅,随后接过红色瞳孔的骷髅手中的热狗。


两人整理好衣物后离开那个阴暗湿冷的房间,Horror掂着斧头自顾自的说自己翻了多少地方才找到这个热狗,而Murder则看着Horror的毛领子出神。

白色的毛领随着走动而摇晃,上面沾着些杀戮人类时溅上的血液。

“所以你应该对此给我双倍的食物作为答谢....Murder?想什么呢?”

“....Heh,在想一只鸟。”



End.


花是银莲花,有兴趣的可以去查一下它的花语x

鸟的话没有特指的种类。

评论(3)
热度(40)
© 鲤鱼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