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烦请由你道出吧。”


头像画手老福特ID:托嗎头
 

【帕磷】魔女梗番外 排异

*帕磷

*魔女梗番外

*关于帕恰捡到法斯前

*前篇走这儿  点我魔女梗合集


————————————————————————————


人存在的时间有多久?

由一个个细小的,微不可见的细胞聚集起来,形成人的骨架,人的各种器官,人的血肉。细胞会时间的增长和摄入物质的增加而增多增大,因此人会由幼年成长为成年。但到一定的极限,细胞衰老,开始死亡,人也会老去,直至最后的能量化为一口气被呼出体外。人类在这个美丽的世界上存在的时间太短。

宝石呢?

由地质作用使单质紧密结合形成的固体,拥有着美丽的色泽和坚硬的物理属性的宝石,存在的时间几乎是永远。

那,我呢?

帕帕拉恰坐在桌的一边,手掌托住脸颊,眉眼里带着笑,看着自己的友人等待回答。

与上个问题一样的答案,但伊尔洛却觉出面前人的不对劲,组织着语言思考要如何去回答。

伊尔洛还未回答,坚硬物体相撞的响声打断他的思绪,帕帕拉恰整个身体已经向后倒去。他只得叹了口气,起身拿起一旁的白布,两手各抓住一角掀起,将白布摊开后连同帕帕拉恰的长发一起裹起,将帕帕拉恰送回房间。

帕帕拉恰曾极度厌恶自己的身体,身上的七个空洞让他无比虚弱,但他除了无奈的接受别无选择。

这种情绪的爆发是在那天夜里。

在那夜晚,那块伟大的巨石再次降下自己的孩子,巡守的辰砂唤醒自己的同伴。在那时人类已经将宝石驱逐出城外,不被接受的苦闷被新生的同伴带来的喜悦冲垮,期待着以后的快乐。

未经雕琢过的四肢还带着棱角,不怎么安分的试着移动,辰砂驱使水银围绕在他身旁,凝聚的月光将他的周围照亮。薄荷绿色的新生宝石,种类是磷叶石,硬度为3.5,韧性极差。

宝石们期待着年长者为他命名,雕琢它,庆祝新生的宝石,庆祝在以后漫长的时光中将会多一位同伴。而一向会错过新生宝石庆祝会的帕帕拉恰好不容易逮到这次,伊尔洛笑眯眯地将起名的权利让给帕帕拉恰。

悲剧往往诞生在喜悦之后。

已经摸透宝石人习性的人类选择在深夜进攻,如蜂般涌入宝石人的村庄,领头的是一位神父,身着黑色的长袍翻着书,古钟样的声音低吟着祷告词。

帕帕拉恰与伊尔洛都不愿与人类发生冲突,只得打断新生儿的庆祝会,赶紧指挥着宝石人逃离。

钻石自愿带着新生儿一起,行动还算迅速的他将新生儿拢入白布中往森林深处冲去,圆粒金刚石则皱着眉轻嗤了一声紧紧跟在钻石后。

帕帕拉恰则来不及思考可行性便再次睡了过去。

等他醒来,宝石人的数量已经缩减了四分之一,包扩新生儿在内。


明明同为生物,存活在同一个世界中,只是因为构造和寿命的不同便行方设法的赶尽杀绝,人类对于排异如此强大的执着让宝石人感到畏惧。

宝石人决定分散开隐居。


帕帕拉恰单独去寻一片森林,无力感几乎将他压垮,坚持要独居,众人只得给他造好了树屋后陆续离开。露琪尔还是不时拜访,给他填补身上的空洞,帕帕拉恰劝了一两次劝不动便不再劝了。

然后……


在露琪尔刚刚离开的某天,帕帕拉恰踏出树屋,往山崖旁走去。形如刀削的山脉,羚羊怕是也难在这里站稳。

帕帕拉恰想要藏在山崖下,算是以此强迫露琪尔停止无用功。

爬上树顶想要寻找山洞的帕帕拉恰,刚爬上树便看见破碎的法斯。

跟那晚一样的薄荷绿色。

他唏嘘一声,不知在叹法斯的可怜还是自己刚刚才止住的愚蠢的想法,跃下树,带好自己的手套用白布将法斯裹好。

“真可怜呐...乖,别乱动,我带你回家。”




End.


评论
热度(20)
© 鲤鱼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