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烦请由你道出吧。”


头像画手老福特ID:托嗎头
 

【人类组】同居三十题 21——30

*ooc有,私设和平结局后Chara复活

*人类组,大概是互攻倾向

*GL

*题源网络,根据题目扩写的小故事x

*某条咸鱼终于想起了她的坑。

1——10请点我——

11——20请点我——

————————————————————————————


21房顶上看星星

或许是某一个夏夜,Frisk正坐在窗边的书桌旁,借着台灯一遍又一遍审视任何一项条款。微风时不时涌入这个房间,卷走屋内两人身上的薄汗又悄然从窗离开。

Chara用手撑在书桌的一旁探头看着Frisk手底的文件,但是实在太过于晦涩难懂便又转移了目光。

目光在远处一个个LED灯的光点停留了片刻,便又跳跃到夜空中。

无星,无月,浑浊的大气遮住所有的光芒。连夜幕也不能保持黑色的纯净,楼顶的一束束远光灯强硬的给它抹上略淡的红色。

像一潭死水。

“Frisk,我想看星星。”

Frisk只是略微抬头,眼神依旧停留在手中的文档上,迅速扫过剩下的条款后干净利落的把到处都用签字笔画了圈的文件团成一团丢在地上。Chara也不急于回应,只是静静地看着天空,仿佛要透过已经被染透的夜空中看出什么来。

Frisk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片刻后明白身旁人心中所想,将手轻轻覆上他的手。长时间的握笔使得这只手有些微凉,掌心还带着一些湿意。

“周末我们回伊波特山吧,那里的环境还不错,在山顶能看到星星。”

“……好。”

Chara微微抬手,原本交叠的两只手转而紧紧交握。


22一场飞来横祸(刀子预警)

反怪物组织最近十分反常的安分。

不管Frisk派去多少暗线,一切回复全部为“一切正常。”

钢笔在Frisk的指尖转着,镀金三角符文反射一部分阳光到他的眼底。

他们终于放弃去针对怪物了,还是有别的计划?但是暗线的回复统一为一切正常....

一阵略急促的敲门声,Frisk还未允许秘书便已经冲了进来,一副焦急的神色。

“反怪物组织刚刚破解了安保系统闯进了您家...Chara他——”

Frisk根本无法再从脑中的轰鸣声再听到任何一句话,钢笔“啪嗒”得掉落到地上,转动了一圈。

三角符文反射的光芒是如此的刺眼。


23讨论关于孩子的话题(福猹向)

“Frisk,如果我们有孩子的话....是谁来生?”

Frisk还有些不适应鼻梁上的重量,听到这话抬头向Chara看去,顺手抬了抬眼镜。

“我晚睡早起,四处奔波,一出了这个房子就会陷于危险中......”

“好了憋说了我知道了我会生的。”

“乖。”


24因恶劣天气被困在家里(算是18后续)

Chara在旁边让Frisk安心了许多,自己冲了杯热咖啡坐在Chara一旁喝了下去。

Chara则百无聊赖的摊在小小的沙发上,双手垫着脑后,看着仍然在不停下着的雨,突然想起什么咧着笑坐起来,从后面揽住Frisk的腰。

“Frisk,我小的时候最喜欢雨天。穿着雨衣和雨靴,在雨里跑来跑去,别人都叫我野孩子。”

Frisk沉默了会儿,让咖啡在舌尖多留了一会。

“....结果过了不久,我就真的成了没父母的野孩子了。”

咕咚,Frisk咽下咖啡,张开口似乎想说点什么,但最后只是轻轻放下杯子,微微侧身回抱住Chara。

“……但我现在有亲人,还有一个很爱我的女孩儿。我已经很幸福了。”

Chara微眯着红色的眸子,低头倚在Frisk的肩窝,带着些眷恋的轻蹭了几下。

“真高兴,能有你们在。”


25喝醉

高估了自己的酒量。

Frisk半倚在墙上,在心中暗恨自己没拒绝酒会邀请,面色潮红地缓缓吐息,可无奈自己周身的空气弥漫着酒精。

忍着大脑的晕眩和胃中不断翻涌的不适感,Frisk继续扶着墙向前走去。

他还要回办公室,还有很多文件没改,明天还要赶早上的飞机。

但终究还是软了腿,顺着墙面缓缓倒在地上,推开了想来搀扶的秘书,

“把Chara叫来。”

然后,Frisk的意识就被酒精拉入到黑暗中。


26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沙雕向,中二猹福)

“站住,我不许你再往前踏出一步!你这无情的人类!你曾发誓今生都要陪伴我!”

Chara一脸哀怨地挡在门前,举着已经不常见的玩具刀,指着Frisk的胸口。

“我不许你违背我们当初立下的约定!如果你再往前踏出一步,我将代表怪物制裁你!”

Frisk抬手看了看腕表。

嗯,迟到了。

索性随手丢了公文包,扯了扯领带拿起一边以及做成标本来收藏的树枝,往前踏了一步后露出一抹深不可测的笑容。

“鱼唇的人类,你以为你拦得住我?”

一场微不足道的战争,爆发在某怪物大使家的客厅中,发动者是某被怪物大使包养代表怪物的人类。

啊,多么悲哀。


27穿错衣服

Frisk摁下床头胡乱抖动的闹钟,揉了揉头发便起身,随手抓了件衣服就往身上套。

Chara也醒了,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托腮看着Frisk穿衣。

“今天这么早就走么。”

“嗯。”

刚醒的缘故,Chara等Frisk艰难的套上了衣服才看出Frisk穿的是自己的衣服。

“啊,你穿的是我的衣服。”

“我说呢,怎么胸口这么紧……”

……

片刻后,Frisk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28一方受轻伤

Chara有些焦急地站在电梯前,电梯迟迟未能下来。

Frisk再次受到反怪物组织的突然袭击,而且似乎受了伤。

电梯门随着“滴”声缓缓打开,Chara立即冲了进去,按了最顶层。

几乎没有等待的耐心,Chara还未等电梯门完全敞开便挤了出去,推开带着弹痕的木门。

医生正给Frisk缠上绷带。听到脚步声Frisk抬头向这里看来。

一个紧紧地拥抱。

缠着绷带的手缓缓挪到栗色短发的人有些微微颤抖的背部,轻轻拍着。

“Chara,你这么快就来了啊。放心,我只是一点小擦伤。”

医生收拾好后,提起医药箱就退出了房间,给两人足够的独处时间。


29意外的求婚

“Chara,你愿意嫁给我吗?”

“......哈?”

Chara摘了耳机线,看着一身正装的Frisk,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

“应该是我娶你才对吧?”


30滚床单

憋想了,特殊时期,等过了就发车。


End.

越是禁车我越想看车,是怎么回事。

评论(1)
热度(16)
© 鲤鱼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