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烦请由你道出吧。”


头像画手老福特ID:托嗎头
 

【绿蓝】Quiet Room(静室)

*哑绿×盲蓝

*原作《小绿和小蓝》作者:笛子Ocarina

*灵感来源B站绿蓝手书Quiet Room(可点)

*非原著任何一个故事背景

*两人皆有心理问题

*有隐晦车


————————————————————————————————




1

就如某位世界名人一样,小绿变成这样,也是由于突然袭来的病菌导致的发热和严重的,不停的咳喘。也许是因为那天刚好是4月1日,是他跨入成人的门扉的第一天。上天便向他开了一个小玩笑,将他的声音硬生生从咽喉中扯出。

4月3日,小绿做了声带切除手术。

屋漏偏逢连夜雨,小绿和那位名人相比,是那么的幸运,又是那么的不幸。

他的家,本就已经被蛀虫啃咬至只剩一副虚伪的温馨躯壳。这次的变故,在这个家已经腐朽的主梁上狠狠一击。

争吵爆发在半夜,男人愤怒的低吼和女人尖细的啸叫胡乱扭成一团,无视门扉的阻挡,在小绿还在滴血的内心上狠狠刺了一刀。

4月4日,小绿失去声带的第二天,他失去了所谓的家。

更讽刺的是,从此以后,他们宁愿每个月给予小绿自己的一半工资,也不愿来看他一眼。

荒诞的人生,

小绿在日记上写下这么一行字。


2

小绿再次对着漆黑的客厅张开口,想着自己过去的声音,但耳边只有自己的夹杂在呼吸声中的微弱气音,和攥紧手时指节嘎巴嘎巴响的声音。

他缓缓低下头,等着黎明。

此时已经是一年后的五月末,楼下花坛中的植物已经格外茂盛,小绿终于将自己脑海中不断盘旋的想法付诸了行动。

清晨的风,有些湿润,还带着雨后特有的草木气息。小绿微微低头,看着脚下的花坛轻叹了一口气,抱着死相不能太难看的想法勾起一抹笑容。然后缓缓倾下身去,看着不断靠近的带着些星星点点花朵的草坪,张开了怀抱。

他将死于春天,永远留在自己最喜爱的清晨和景色中。

至少小绿失去意识前,他嗅着近在面前的草木香时是这么想的——但清晨出来散步的人们发现了他,将他送入了医院

雨后的土壤和花朵是那么温柔,同样向他张开了怀抱,在他落下后紧紧地拥住了他,他浑身上下除了有一些淤青,其他都好好的。它们在他最脆弱的一刻保护了他。

病床上,刚刚醒来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小绿急促的呼吸着,已经濒死一般,但眼角依然干涩。他的双手紧紧地抓着身下薄薄的一层布料。手背的针头深深地穿过血管刺入血肉中,但他无暇顾及缓缓顺着半透明的塑料管攀爬的红色。

“….你还好吗?”


3

护士匆忙抽出针头,塑料管中的血液啪嗒啪嗒的滴在白色的地砖上,染出一朵花来。

小绿又想起了花坛,和未遂的愿望。

小蓝只是默不出声,翻开书,缓缓的摸着平滑书页上的每一个凸起。只是已经许久,却似乎依然读着这一页。

两人的交流仅限于护士带来时,才会坐在同一张桌上。

相同的沉默,一样的悲伤。


4

依然是不知从何而来的悲伤,咕嘟嘟的从心底涌出,只是顷刻便溢满心间。

他落着泪,将身体蜷缩在一起,用力地撕扯着身下的床单,小声的呜咽着。若不是顾及着刚刚搬来的室友,他可能会用支离破碎的玻璃杯代替美工刀。

小绿将视线从窗外挪开,看了一眼缩成一团的小蓝。

不知怎的,他想起那天夜晚的自己。

小绿轻轻迈步到那人床边,坐在一边听着他抽噎,一边轻轻地拍着那人颤抖的肩。

抽噎声停了这么一瞬,他沉默着感受小绿无言的安慰,过了一会不知怎的哭的更大声。

但原本心间咕嘟嘟涌着的悲伤缓缓停了下来。

小绿缓缓将抽噎的那人拉起,拥入怀中。不知是在安慰怀中人,还是安慰那晚的自己。


5

胃部的翻腾和明显减缓的思绪,药物的副作用让两个人都很痛苦。

“你还在吗?”小蓝摸索着,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小绿伸手握住那只悬空的手,牵引着他在自己身边坐下。

小蓝握着那只微凉的手没有松开,小绿不知怎的也没有去挣脱开。

两人就这么一起静坐着,情不自禁的压低呼吸声,似乎生怕什么声音窜出来,就会有什么东西自胃部涌出,沾了那人的手。

房间里安静到小绿似乎能听出自己的心脏一下下鼓动,血液被泵出,通过四肢百骸的声音。

小绿轻轻将小蓝的手翻过,在他的手心缓缓的写着什么。

如果生育我的那两人没有了爱,那我的生命有什么意义呢?

小蓝似是思索了一阵,这是小绿第4次问这个问题,于是他把自己的答案重复了第4次。

“他们的血交融在一起,在你身体里涌流,是为了让你活出自己。”

但是我不想活着。小绿没有把这一句写上。


6

小蓝在一阵阵急促的敲门声和撞击声中惊醒,医护人员的敲门声和大喊,隐约传来的警笛声让他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小绿?你还在吗?”

一如既往地,在一片嘈杂中,没有任何回应。小蓝缓缓下床,伸着手缓缓迈步走着,跟着窗打开的声音走去。

“有什么事,想跟我说说吗?”

他继续轻轻的向那人的方向迈步,缓缓拉开隔开两人的帘。耳边突然响起的风声让小蓝心脏猛地一抽,直到屏住呼吸后仍能听到那人的呼吸声才安稳了下来。

小蓝甩了甩头,微皱着眉强撑起笑容继续向窗台上的小绿探去。

“不如我先说怎么样?我给你讲讲我的故事吧……”

“我18岁生日那天啊,和父母去旅行……”

小蓝开始深呼吸,试图来控制自己开始不稳的心率和心间即将溢出的恐惧。捻了捻脚底的柔软,已经到小绿床边的地毯位置了,大概还有3米,凭声音来判断,窗台上的人似乎已经完全踩上窗台了。

“结果出了一点意外,只剩下我了。当时是半夜啊,高速公路上没有人,我受了伤,拖着伤到了最近的服务站。”

心跳时紧时缓带来的痛苦让小蓝出了一层冷汗,沾湿了他身上薄薄的一层衬衣。

很近了,已经很近了,两步。

“我还是因为处理伤口不及时而感染了,生了一场大病——成了现在这样。那你呢?你能和我说说吗?”

清晰可闻的,窗外人们的惊呼声。

小蓝紧绷着的心弦彻底崩毁,伸手将已经半身以上都探出窗外的的小绿一把拽回。两人一起狠狠撞在地板上,小蓝将小绿平润到没有一丝不平的衬衣被抓出一道道深深的皱褶。

“你给我哭啊!!”

他冲他大吼。

片刻后,小蓝感到扑簌簌不停滴落的温热液体落入自己的眼眸,和自己的眼中已经蓄满的液体一起顺着面颊滑落在耳鬓。他抱紧了他,两人紧紧拥在一起不停抽噎。


7

小绿握着小蓝的手,在空白的画纸上涂涂抹抹,一朵朵绣球花就这么开放在白纸上。

“请活下去。就算是为了我?”

好,为了你。

小蓝不知说了多少次,小绿也不知将为了你写了多少次。

小蓝拥住正为副作用而颤抖的小绿,任他缓缓牵起自己的手抚到他脸上,抚遍他的五官。

请记住我。

“我会的。”

小绿不知让小蓝抚摸自己的脸颊多少次,小蓝也不知开口保证了多少次。


8

溢满水汽的夏夜令人作呕。

蓝发的人张着口,像渴水的鱼一般喘息着,任粘稠的空气溢满自己的胸腔。

小绿俯身亲吻了那人的唇角,随后舔舐手臂上的每一条伤疤。

别离开我。

别离开我。

小绿尽可能的将他拥紧,啃噬着身下人的身躯,一点点地拆吃入腹。

别离开我。

别离开我。

蓝发的人哭泣着,拥紧了身上人。

“请轻一些。”


9

这是依赖,还是爱情?

他们心里都明了,不去深究这个问题。

他们都会好起来的,只要一直牵着手。

只要彼此需要就够了,这样他就永远不会离开我。

两人只是这么想着,渐渐拥在一起。

不是有人说,爱情就是互相依赖吗?



End.

原手书是把大刀,这里私心写的甜了点。

我爱绿蓝(大声嚷嚷)如果不是这段时间禁车我就详写了,啧

评论(22)
热度(169)
© 鲤鱼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