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烦请由你道出吧。”


头像画手老福特ID:托嗎头
 

【绿蓝】Flower You(用花装点你)

*背景《冬和夏》,续写

*灵感来源昨天下的一场雨夹雪

*夏绿冬蓝

*(预警)百合,年下,有私设

*原作《小绿和小蓝》作者:笛子Ocarina

*原作并无此剧情


——————————————————————————————


鹅毛大雪。

风卷着白色的云的碎片不断旋转,随着那个蓝色的身影的一举一动,在天地一片白茫茫之下纷飞。

冬转过身来,慢慢渡步到水潭岸边,提着长裙微微欠下身来,伸出手去触碰水面。

浑厚的魔力从指尖涌出,仿佛只是刹那,水潭便已经结了一层冰,还有着冬触碰时而激起的一小圈水的波纹。

天地间都被温柔的白雪覆盖。

冬转过身,向夏走去。

夏微眯着眸,看那积在裙摆上的雪花随冬渡步而一片片落下。

冬就着夏身旁落的白雪坐下,笑着抬手拂去夏肩上的雪花,那一刻她们彼此是如此的靠近,以至于夏能看的一清二楚。

——纤长的睫毛上,不小心落上的几片雪花,半遮半掩之下,透亮的蓝色瞳孔此时正映着自己绿色。

雪花,真是她最迷人的装点。

“小夏?怎么了?”

夏回了神,笑了笑抬手抚上冬温凉的面颊,将雪花拂去。

“没什么,冬。”


冬天终究是短的。

月下。

冬斜靠在夏的怀中,有些困倦的微眯着眼睛,强撑着不让自己睡去——她仍有些舍不得这个自己从小看到大的孩子。虽然她的怀抱带着特有的温暖让她昏昏欲睡;虽然对于她永久的生命来说,这短暂的分离就如白驹过隙。

“你应该睡了,冬,春末了。”

夏微笑着放低声音轻哄着,捧住冬的面颊,用拇指拂去冬额前的碎发。

尽管月光明亮,但冬依然看不清夏的神色。

“都不叫我姐姐了……我就是,想看看小夏的季节……”

“你已经到极限了,睡吧。”

夏微微侧眸,抬手轻轻将一旁的白色虞美人折了一朵,别在冬的耳边。

冬微笑着任夏别上那朵花,最后终是打了个哈欠,抵挡不住的困意涌来使得她还是缓缓阖上了眼睛,口里低吟了几句。

“果然还是想看……小夏喜欢的,叫做莲花的花。”

夏看着冬的身体渐渐变得透明,怀里的重量越来越轻,最后便如一层薄雾,随风四散。

“……做个好梦。”

花朵轻轻落在草地上。

夏沉默着站起,等着朝阳升起,用自己的热情来迎接夏日的第一天的来临。

只是未免有些打不起精神。


这一年的冬天,不知怎的来得有些晚。一直到12月,不见有冬天的迹象,树梢微黄的叶子仍旧紧紧扒着枝干,没有落下的意思。

夏一开始没去注意这些——她忙着给冬寻找能保存住夏天的花朵的方法。每一朵折下的花,都毫不例外的逐渐染上点点棕色,在夏天湿热的空气中腐败。

直到12月6日,天空才缓缓笼上一层灰色,雨珠搅和着冰渣一起砸下,突如其来的降温让不少没掉光叶子的树冻伤了,这时夏才觉出不对劲。

冬踏着冰渣融化的泥水回到夏的身边,及地的长裙被泥水沾染。她的身躯并不如往日那般健康,半透明的她看起来摇摇欲坠。

“……小夏。”

下一秒,冬就软了膝盖,缓缓倒下——被夏接住了。

过了些日子,雪下的大了,在地面上积了一层,冬的脸色才有了好转。

“小夏……我越来越弱了。”

不,别瞎说。夏多想出声制止她说出让自己心碎的话,然而在刻板的事实面前,一切言语都显得苍白无力。

冬一直在减弱,自己一直在增强,这不可否认。她除了拥紧冬来减弱自己对失去和成倍增长的力量而产生的恐惧,什么都不能做。

冬轻轻回拥住夏,轻声哄着有些颤抖的她。

没事的,只要她能看到莲花,就会好起来的,会的。夏一遍遍在心里这么重复着。


往后的几年,夏日的温度越来越高。

相对的,夏也变得越来越偏执和疯狂,超过她所能控制范围的力量在她体内疯狂的涌流,那其中多出的,本应属于那个人。

她找遍每一座深深扎入大地的高楼缝隙间——这一切在她眼里,都是碍事的石头,于是她用海啸将它们淹没。

一朵莲花也没有,就算有,也都是有气无力,只是摘下一段时间就会腐烂到完全不能给那个人看的残废品。

冬一年年的弱下去,希望越来越渺茫。

夏不知多少次崩溃地朝着被红潮淹没的水潭哭喊。

冬一切都看在眼里。


“夏,你猜,我找到了什么?”

冬一反常态称她为夏,身上竟再次见到了活力。

她眨着眼,手背在身后。

“是,什么?”

“是莲花哦~”

冬将手里的花朵递给那人看。

“莲花?”

夏反复地端详这朵花。

确实像白色的莲花,但并不是。

“怎么样,是莲花吗?”

冬的笑容,刺眼到让她根本无法去否认。

“……嗯,是莲花。”

冬笑眯了眼,张开双臂抱住了夏,将这朵花别在夏的发圈上。

“这样啊——我就心满意足啦。”

几乎只是顷刻,冬化成了水雾,散在空气中。

夏惊恐的丢下花朵伸手去抓,水雾却从手指的缝隙间逃走,不久就完全逸散到空气中了。

那天,明明是冬天,却下了一整夜的暴雨。


……

据冬离开,已经过了几十年。

天气越来越反复无常,人们终于开始意识到夏的怒火只会越烧越旺,开始尽可能去挽救几近崩坏的环境。


夏睡了一觉,醒来时是一片纯白色的世界。

就如当初,自己第一次遇见冬一样。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鹅毛般的雪随风纷飞,面前是熟悉的人,她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夏愣在那里,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

“噗嗤,开玩笑的。”

冬微微欠身,向夏伸去手。

“我回来啦,夏。”

夏轻轻搭上那只微凉的手,下一秒便将人拉向自己——

一个绵长的吻。


End.

被雨夹雪淋得湿透,悲愤之下写了这篇(?)

女孩子真可爱,我永远喜欢女孩子们

评论(9)
热度(80)
© 鲤鱼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