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烦请由你道出吧。”


头像画手老福特ID:托嗎头
 

【Underworld人类组】撕咬

*♀猹♀福

*战损

*短小

*有OOC,看不了官漫,只根据一些能看到的ask和人设图琢磨性格


————————————————————————————


光滑细长的枪管反射着城市特有的旖旎的霓虹光。

Frisk的吐息深长,全神贯注的透过狙击镜盯着那片玻璃,直到眼角干涩才快速合一下眼眸。

她所在的楼顶非常安静,夜风擦着她挺直而毫无皱褶的西装略过。

耳机里的那个声音也十分识相地保持安静,只隐隐透出些长而缓的呼气声,大约是在吸烟。

一切准备就绪,箭在弦上弹在膛中,只等猎物上门。


耳机那端的人突然发出一声啧叹,

“Sugar,我这里来了几个人。”

话音刚落,短跟皮鞋踏在地面上的声音缓缓织进液体的喷涌声和人的凄厉的惨叫。

Frisk努力凝神瞄准,猎物已经出现,片刻后应着枪响而倒下,子弹穿过玻璃,正中他可怜的脑壳。

一切似乎轻松如意,耳机那端似乎也已经全部解决,那人轻蔑的笑了几声——

几声枪响。

无线电断开了连接,耳机发出巨大的轰鸣。

“嘁,真是烦人。”

话里全然没了平时的淡然,Frisk刷的站起,提起狙击枪便迈进楼梯间快步向第一层走去。

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愈来愈快愈来愈尖锐,Frisk的脚步也由快步走到疾奔。


“Suger~”

“别来,任务中。”

“那我要在哪里等你呢?”

“随便。”

就算回想了之前与她的对话也找不到任何她可能会在那里的线索,联系总部了竟也查不到那人的定位,Frisk只得顺着大厦呈扇形搜寻。

既然查不到定位,想必耳机损坏得很严重,损坏了定位装置。

是耳机遭到撞击,还是……子弹击中了耳机?

不,两者的可能性都不大。Chara的近战能力值得夸赞,而子弹命中耳机——想必是瞄着脑门的,一时侥幸躲开了致命伤,但伤了耳廓。

如果人数众多,现在怕是早已经被擒住,或者当场死亡。

没见到尸首前还不能这么想。


在拐进那个小巷前,她远远地就闻见逸散到空气中的铁锈味了。

那人捂着臂上涌血的伤口,右腿膝盖也在不断潺潺留着红色的小溪。听见高跟鞋的声音,抬起头跟没事人一样咧了一个笑。

……果然耳廓也。

Frisk欠下身去,随便从一个尸骸的脖颈上扯下一把刀,另一手手心朝Chara摊开。

“火机。”

Chara睁大了眼眸表示不解。

“别装了,你吸烟了。”

栗色发的人这才撇了撇嘴,伸手从风衣内兜掏出火机来。

Frisk甩了甩刀上的血,用火燎了一遍。


全程Chara都在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Frisk的双手,看那双手是怎样划开伤口,将弹壳挑出,又是怎样将衬衣的衣角撕下,包扎住伤口。

一切处理完毕,Frisk呼叫总部派车来接伤员。

“Frisk。”

骤然缩短的距离让Frisk感到不适,伸手去推,却被抓着后脑的发再次贴近。

没有任何温柔可言的亲吻,口腔里的那条舌粗暴搅着。即便咬破了她的嘴角也无济于事,口腔中多了一丝铁锈味并不影响Chara的掠夺。

Frisk感觉到那条舌在经过自己舌下压着的毒囊额外的轻柔,就像在舔一块巧克力。

直到最后Frisk锤着Chara肩,这个吻才停了下来。Frisk已经无力去推开她,双手由推阻到现在软软的搭在人的肩上,她仰着头大口的喘息着,Chara则在弧度优美的脖颈又咬了一口才就此作罢。

真是莫名其妙。

End.


评论(18)
热度(43)
© 鲤鱼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