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烦请由你道出吧。”


头像画手老福特ID:托嗎头
 

【绿蓝】爱意

*背景《含蓄的人》
*绿蓝主蓝,含白亚麻
*私设两人为恋人关系,以及在小蓝眼中“爱”为实体
*小短篇
*原作《小绿和小蓝》作者:笛子Ocarina

——————————————————————————————

“小蓝!新年快乐呀!”


“新年快乐,小蓝。”


小亚麻挽着白瑾笑的灿烂,冲迎面走来的小蓝挥了挥手。白瑾无奈的抿唇笑了笑,把那只手又拉入自己的口袋中,捏了捏自家恋人柔软的脸蛋。


小蓝看着两人的亲密互动也笑出了声,道了声新年快乐便又急匆匆走了。顺便把粘在围巾上的两颗红彤彤的心握在手里。


暖暖的,连在一起,这是一对恋人对自己的善意,是从小亚麻和白小姐身上渗出来的。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小蓝就能看见这些奇怪的东西。


或许只是路人与自己视线相交时的一个微笑,家人的一句唠叨,朋友与自己的打闹。他们的身上都会冒出一颗心,在空中晃悠着,戳在小蓝的发上。


暖呼呼的,在阳光下抹出一圈温柔的光晕,散发着甜丝丝的糖果味,这名为“爱”。它没有重量,因为爱不会成为负担。


这些,好像是从小绿出差一个星期后开始的。


小蓝将手心的两颗心捂得更紧,脚下的步伐更快。


已经两个月没有见到小绿了,小蓝想要见他,抱紧他,然后问他是否还爱自己。


但想到小绿一直以来的回答,小蓝的心凉了几分。抬手揉了揉有些发酸发红的鼻尖,将围巾裹得更紧。


好冷。


不如,分手算了。

 

 

终于下了火车,胃部的翻腾终于停下,不清醒的意识被迎面吹来的冷风唤醒。


北方的风干燥冰冷,像是一块粗糙的布料,一刻不停地在小蓝面颊上擦过,擦的小蓝面颊生疼。


休伯利安的分公司,好像是在这里。


天色已经黯淡了,离市中心极远的火车站附近,街上并没有多少行人,仅有的几人也步伐匆匆,小蓝根本叫不住人去问路。


冰冷的地面将脚尖的热量全部吸走,风依然不停地吹着,小蓝切实而感受到了什么叫“能把耳朵冻掉”的北风。


浑身发冷发疼,还是在离家万里的地方,小蓝不觉停下了脚步,拽着自己的衣角,害怕和迷茫就将要化为泪水滴出眼眶。


突然手腕被握住,小蓝有些惊恐的回头,才发现是自己此行要找的人。


绿发的人鼻尖也是通红的,绿色的眸子在小蓝的身上扫了一圈,抬手耳帽摘下给小蓝扣上,一句话也没说。


小蓝张口想说些什么,那人冰凉的手捂在自己口上,摇了摇头。


风越来越大,小蓝看着前面那人的发被一丝一缕的扬起,他呼出的白雾也被即刻吹散。一颗颗心不断从小绿身上渗出,在风中晃悠着,轻轻戳在小蓝身上,一刻不停。


暖意在冰凉的身上散开,糖果味在鼻间萦绕着,眼眶内蓄势已久的泪水也扑簌簌落下。


绿发的人皱了皱眉,抬手抹去恋人颊上的泪水。


“你说要来,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就在这附近找了一天。”


小蓝抬手拥住了他,他愣了片刻,叹了口气抬手将小蓝抱入怀中。


“抱歉来晚了,回家吧。”

 

end.

 

给所有爱我的人,2019,我也依然爱着你们

评论(2)
热度(106)
© 鲤鱼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