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烦请由你道出吧。”


头像画手老福特ID:托嗎头
 

【绿蓝】心觉可以停足此处

*绿蓝,白亚麻
*大约是曲梗
*私设方面请允许我卖个关子x有OOC
*非原作任何一故事背景
*原作:《小绿和小蓝》作者:笛子Ocarina

——————————————————————————————

小蓝买了一盆桔梗。

很奇妙,那家花店名为命运,是位于街角,一眼望入繁花似锦的小店,却生意清冷。白色长发的女店长整日站在窗前,侍弄那盆黄色的勋章菊。每日她都会将勋章菊摆在阳光最充沛的窗台上,望着黄色的花朵露出一抹恬淡的笑。

小蓝本如往常一般,打开窗让阳光照入,低下头望向花店看着墨点状的各种色彩。

原本只摆着黄色花朵的窗台,又摆上了一盆白色的花朵,将周围晕出一抹圣洁的白光。

不自觉看的入了迷,回过神来已是抓着一张毛爷爷站在玄关,棉拖已经换为帆布鞋,干净的鞋面上中规中矩系着白色鞋带。

 

 

并不如往日漫无目的的闲逛,蓝发的人直奔那家小小的花店。

女店长正在给那盆白色的花朵喷着水,嘴唇一启一合,那神色像是在叮嘱什么,眼神像是在看一位亲近的老友,小小的彩虹在水雾中闪现又随着水雾而碎开。

小蓝走入店铺,店铺的布置相当的简单敞亮,一眼看去眼底焕然一新,竟觉得只有两人的小店铺十分热闹,每一盆花似乎都在小蓝的到来而摇动,炫耀自己美丽的花朵。

生机勃勃,用在这里相当的合适。

“请问,客人您有什么事吗?”

小蓝转身看去,女店长双手交叠于小腹处,仍带着平日里的恬淡的笑容看着自己,才想起来到这家店的缘由,赶忙转向女店长双手拉了拉皱起的衣角,抬手指了指女店长身边的花朵。

“我想买那盆……”

有些尴尬的,小蓝并不知道那盆花的品种,抓了抓卷翘起的蓝发有些不好意思的站在原地。

“桔梗。”

女店长笑着把话接了下来,但接下来并没有说什么。

就像并不打算出售这盆花。

气氛有些僵硬,小蓝两手握在一起不知接下来该说些什么。

女店长微微垂下头笑了笑,缓缓挪步越过小蓝,拿起不远处白桌上的一本黑色皮质封皮的厚书和泛着冷硬光泽的钢笔。

“请问,您的名字是?”

“啊!我的名字是,小蓝。”

女店长垂眸翻了许久,在书的其中一页上写了什么,随后将书合起,双手在小腹处交叠,微微点了点头。

“他叫小绿……请留下您可以给予的物品,您,可以把那盆花带走了。”

 

 

之后的生活与平时无异,无非只是多了一盆花要照顾。

是周末。小蓝无所事事的瘫在床上,抬眸看着头顶的窗台上摆着的白色桔梗。花朵在阳光下微微摇晃,像谁的笑脸。

不知为何女店长会给一盆花起名,大约是爱花心切吧……话说这盆花真好看啊,白色的花朵,温和又圣洁……

眯蒙着眼睛任思绪飘荡,八月的午后因开着窗而不怎么闷热,风拂过脸颊带走薄汗,竟有些困倦。

想着午睡一会儿也无妨,小蓝任睡意在脑海中滋长。

风将窗帘抚起,略过那人的白衣和晶莹的虫翅。

一张不知名的人的温润面容,挂着柔和的笑意向自己贴近,随后是眼睑柔软的触感。小蓝睁开眼来,直起身向桔梗看去,半捂着唇面颊绯红。

似乎做了一个荒唐的梦。

小蓝这么想着宽慰自己,再揉了揉眼睛,面前却站了个人。

抬头看去,竟是梦中的那副面孔,口微张着却说不出任何话语。

那人的绿发看起来就像那盆桔梗的绿叶,富有生机,白衣上别着一朵桔梗,只是一眼望进那人笑眯了的绿眸便有些无法自拔。他抿着笑,弯下腰来拥住小蓝,背后的虫翅在阳光下闪着微光。

小蓝并没有推开——拥抱的感觉,有些熟悉。

 

 

生活自此而有些不同,小绿——花是这么称呼的,花的精灵也应该同样吧。小绿并未说过任何一句话,小蓝也没有同别人说过这件神奇的事。

小绿会在小蓝离开这间房间时乖乖驻足看着小蓝的背影,在小蓝踏着黑夜的月光归来时付以微笑和一个拥抱。

小蓝虽然会感到不好意思,但从未推开过,就这么低着头嗅着人身上的花香。

他看自己的眼神,像是久别重逢,自己对他的感觉,也像是久别重逢。无聊的单人世界多了一个人的感觉,感觉不错。

小蓝笑着给桔梗浇水,这么想着。

小绿看着小蓝嘴角的弧度,也笑了。

……果然这个笑容,无论看几次也还是会接受不良啊。小蓝拍了拍又有些发烫的脸颊,为了遮掩自己的窘态而撇过头去随口一问。

“你认识我吗?”

“……”

一如既往地,小绿一言不发。

只是片刻后,后背传来那人宽敞的怀抱的触感,两人的发触在一起,小绿在小蓝兜帽衫露出的颈间磨蹭着。

他点了头。

 

 

已经相处了相当的一段时间。

小绿相当的喜欢拥抱,举手投足间透露着对小蓝的情感。

小蓝再次在那人的怀抱里醒来,不出意料,那人早已醒来,笑眯了眸子在小蓝脸颊上印下一吻。

小蓝也早已习惯这种相处方式,心里想着反正是周末,寻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了过去。

小蓝也相当喜欢拥抱,在被压力压垮时,那个人永远留在那里,永远是抬手就能碰到的存在。

两人已经是相当的互相依赖,却从未有一个人开口为这段暧昧不清的关系下过结论。

不知怎的觉得有些不适,当看着小绿站在窗边,仍然是那样的温柔的看着自己。

一直这样被给予着爱,却似乎从未付出过什么。

小蓝拽着衣角,后靠着门扉,酝酿着话语。

“我爱你。”

小蓝睁大了眼睛,看着小绿。

“许久之前就心觉可停足此处……请将全部的以后,给我留一个身边的位置。”

自相遇以来便不曾言语的人仍如以往那般的笑着,眼里仍是那般温柔的能滴出水。

 

 

小蓝捧着那盆桔梗,拉着旅行箱站在街角,等着去机场的14路公车。

不经意间看向那家花店,竟看到女店长拥着的女孩子也同小绿一般有着虫翅。

女店长与小蓝的视线相交,两人心有神会的互相微笑着点了点头。

 

 

有这么一个童话,在都市中传播。

“传说城市的某一个街角,有着一家名为命运的花店。”

“店中的每一盆花,都有一位精灵,它们都在寻找自己的恋人的转世。”

“精灵啊,并不轻易言语。”

“一开口便是刻着永恒誓约的爱语。”

 


end.

评论(10)
热度(133)
© 鲤鱼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