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烦请由你道出吧。”


头像画手老福特ID:托嗎头
 

【人类组】冷淡期

*是糖!

*福♀猹♀

*攻受无差别

*意识流

*ooc预警

新人上阵,写给人类组的七夕贺文,我爱这对!这对贼可爱!!

———————————————————————————————

1

Frisk和Chara确认关系第4个月了,Chara到现在还记得自己和Frisk感情升温的过程。两个人一直很聊得来,若不是困了必须要睡了,她们可以聊一整天。从papy的厨艺长进,到sans打破连续睡眠时间记录;从母亲做的巧克力派,到父亲为示爱给母亲精心修剪的盆栽等。

两个人都认为,她们可以互相陪伴一辈子。

慢慢的,Chara意识到一个问题。Frisk现在是怪物大使,每天与各国家首脑举办会议,还要补好学业,以及负责宣传等一系列的工作。她们聊天的时间减少了,也几乎不再互相依偎在一起。每次Chara从睡梦中醒来,Frisk已经出门去与各国商谈,或是忙一些其他的事。

Frisk也慢慢开始有别人陪伴了,她现在和她的秘书很聊得来,Chara去会议室看Frisk的时候,都可以看到两个人笑着聊天,此时Chara便会提着饭盒走回家。每次Chara打电话给Frisk,Frisk几乎每次都以“很忙”之类的话为由,挂断了电话。

什么嘛....Chara想。


2

Frisk也注意到一些问题,Chara似乎结识了更好的朋友,当Frisk终于忙完了一天的事务,回到家中,得到的都是母亲的那一声“Chara出门了”。Frisk早已经意识到自己和Chara的陪伴时间过少,试着跟Chara短信交流,但发现似乎不像以前那样有话题了。或者说,过去都是Chara挑起话题,然后两人愉快的聊下去的,Frisk本就不善言语,现在试着找话题更是困难。

“Chara?吃过午饭了吗?”

“吃过了”

Frisk过去从没想过,她和Chara会以这种方式挑起话题。

不止这些,记得某一天,Chara喝醉了,吐的一塌糊涂。Frisk抱着她回家,听到Chara喃喃着一个名字“Risk,Risk....”

Risk....?那...听起来像是个男孩子....Chara喜欢上男孩子了啊....Frisk想。


3

Chara最近很烦,她也说不清楚,每次看着Frisk匆匆离开的背影,或是对着她的那个秘书露出带着些疲惫的微笑,她就觉得很暴躁。她开始喝酒,在酒吧里喝得烂醉已是常态。Chara做梦都梦见Frisk的背影,想抓抓不住,想跟跟不上,看着她就这样离开自己的视线。

“哦行了吧Chara,就你这个脾气被Frisk冷落是正常的”

Chara再次灌自己一口威士忌,面颊通红得趴在吧台上。

“你不够体贴,也不能替Frisk分担”

Chara打一个酒嗝,皱着眉握紧手里的酒杯。

“你就只能看着,Frisk离开你走向那个....什么玩意儿的秘书!”

Chara把空酒杯摔在吧台上,拍着吧台大吼。

“你就是个没用的东西!”


4

Frisk最近心事重重,关于怪物们被绑架,关于对怪物的负面评论,以及...想的最多的,自己的恋人Chara。Frisk最近几乎见不到Chara,躺在床上里听着玄关开门的声音,Frisk都会支起身体,侧耳听着熟悉的脚步声,最后听着人儿走到自己的房间里,关上门。

Frisk不知道怎么办,Frisk开始吸烟,Frisk试着去接受Chara喜欢上另一个人的事实。

但Frisk不觉得自己能做到。

结束一天的工作,浑身疲惫的回到家中,依然是只有母亲在家,丢下包走回自己的房间,倚靠在床上。拿出火机点燃一支烟,轻轻吸一口后缓缓吐出烟雾。

“....是不是该放手了,接受这个事实。”

看着烟雾在风中轻轻飘散,抿起唇。

“不能陪着Chara,和Chara已经没有话题....Chara感到无趣了吗?”

再次吸一口,看着烟灰落在身上的衬衫,烫出一个洞。

“Chara开心,就好了。”


5

Frisk决定找Chara谈谈,她打电话给自己的秘书推掉所有的会议,跟校长请好假。在七点,轻轻走进Chara的房间,坐在一边看着Chara的睡颜,微微勾唇笑了笑,轻声轻语的说。

“还在睡着啊...依然,很可爱,像过去那样。”

Frisk俯下身轻抚Chara的面颊,微微皱眉。

“我离不开你....Chara,我依然深深地爱着你....但是”

“....你开心就好。”

Frisk终究还是没有叫醒Chara,摇摇头,走出了房间,打电话给秘书恢复今天的行程。


6

Chara想找Frisk谈谈,但也只是敢想,不敢提起。

又是一次不眠夜,Chara蜷缩在床上,轻轻揉搓手里的毛毯。

“我离不开她....我清楚这点,我还不想分开,不想接受.....Frisk喜欢上别人。”

Chara拿起床头柜上,满满一整本相册,和Frisk一起拍的合照。第一页的照片中自己怀里的女孩儿有些腼腆但很幸福的笑着。

“她明明是我的,只是我的,这一次,包括以后重置,她都只能是我的....啊算了吧Chara!”

Chara拿起枕头,将相册放在枕头下。

“....不可能了。”

Chara看着被白昼推开的夜幕,原本打算起身,却听到熟悉的,轻轻的脚步声。

Chara当即躺下,盖好毛毯闭上眼睛,假装还未醒来。

听着Frisk细声细语的话感受着Frisk温柔地轻抚,Chara竟有想哭出来的冲动,想抱着Frisk狠狠的哭一场。但Chara还是忍住了,任Frisk走出自己的房间。

Frisk关上门的一刹那,Chara再也控制不了如泄洪般的泪水滚下。许久后,带着哭腔,抱着相册开始笑。

“她依然是我的!”Chara依然十分狼狈的笑着。


7

Chara在家里待了一天,Frisk才刚刚开门,Chara便快速跑过去抱住,这个让自己又哭又笑的女孩儿。最后闷闷出声,

“欢迎回家。”

Frisk愣住片刻,随即笑着,回拥住Chara,眼里似带着泪光。

“嗯。”


8

许久后,由怪物举办的两人的婚礼那天,在两人宣读好了誓言,台下的怪物起着哄要求两人亲吻的时候,Frisk在Chara耳畔轻声言语。

“我依然想知道,Risk是谁?”

Chara揽住Frisk的腰,狠狠地把怀里的人儿吻的喘不过气,笑着回答这个翻了醋坛子的,自己的女孩儿。

“你不需要知道....你只要知道,我爱你。”


End.


评论(6)
热度(58)
© 鲤鱼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