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烦请由你道出吧。”


头像画手老福特ID:托嗎头
 

【Storyshift人类组】征服欲

*人类组

*真·意识流

*ooooooooc

*Dust注意

*含部分血腥表现,慎入

*SS猹第一人称


———————————————————————————————

捂着腹上争先恐后涌出的肠子,忍着疼痛和因肋骨断裂造成的窒息感,再次向面前这个人类挥出刀刃,他却轻易便避开我的攻击。

也对....他已经,杀掉我很多次了....

看着他笑着,最后一次攻向我,将我仅剩的HP清零....已经根本已经不能像最初那样,再次靠决心站起来了,我失去决心了。


随着灵魂的碎裂声,我再次陷入亲切的虚无,在那个人类没有重置之前,我将一直呆在这里。这里不会有失去至亲的痛苦,也不会有他带给我的,各种意义上的“撕心裂肺”。

意识有些朦胧,左右瞎想竟回想起第一次重置前的日子。那一次....我似乎和那个人类,相守了一辈子,虽然我明白他死去后必须重置,但我想不到他会选择截然不同的道路。

第二次在桥边叫住他,仔细看看他的眼中竟燃烧一种可怕的,好奇心,当时那感觉让我浑身发毛,现在想起,那人的毛衣衫上已经染上了一层浅薄的灰尘....


已经碎裂的灵魂感应到重置,颤抖着再次拼起一颗心形。来不及继续思考,我陷入沉睡。

醒来第一眼,是身下的毛莨,熟悉的香气让我暂时放松紧绷的神经。双臂微微用力撑起上半身,翻个身坐起,抓起地板上的外套穿上带上兜帽便走出房间。胡乱应着bro对我睡眠时间过长的抱怨,跟着bro去参加今天的巡逻。

现在,那个人类已经到桥边了吧....不知怎的,我这次不想去和他重复一次我们作为“搭档”的认识。

直到和bro讨论艾菲斯的时候,那个人类才“风尘仆仆”赶来。看来他走过的路上已经洒满了怪物灰尘,这么想着,配合着bro做出一脸惊讶的表情,而他的眼里也带着类似于惊讶...或是惊喜的神色。看来这次我异常的举动,大大满足了他的好奇心....

我这次没有逗留,而是跟着bro迈步离开,却隐约听到他的笑声....


我直接躺了几天,没有跟着他,也没有理门外的bro,看着他把那些我的兄弟和我称之为朋友的怪物击打成灰烬是种精神折磨。这几天朦朦胧胧,或是思考或是沉睡,第一次重置前过往越来越清晰。

我曾深深的被他所迷住,隐瞒从不是我的风格,于是我便直接对那人说出了自己的感觉,回应我的是一个绵长的吻。因多次重置而被封存的记忆慢慢苏醒,随带着我对他的感情一起缓缓涌出。那感情除去憎恨和愤怒,剩下的竟是爱意和一点...说不清的东西。

抽出藤蔓包裹着的刀刃,再次前往终点进行例行的阻拦。


果不其然....这次甚至没能伤到他一丝一毫,他依然毫不犹豫的将我斩杀。

回到虚无中,我开始试图去想那一点说不清的东西是什么,但重置再次打断我的思考。


死亡,死亡和死亡。


随着我死亡次数的增多,我渐渐想清楚那东西是什么,那是一种狂热的征服欲,渴望像一开始一样,将他杀死,看他不成人形的难看的死相。

每回想起过去我对他的虐杀,我便兴奋几分,以至于我无暇顾及一直死亡的我的朋友们。甚至我能感觉到,我对我的兄弟的爱意在缩减,看到他的死渐渐已经不能引起心底的波澜....

再次迎来虚无,我已经做好了决定,我再次充满决心。


一醒来便瞬移入废墟,抹杀所有的存在,将灰尘洒满废墟。我能感到与此同时增长的每一个数值,EXP,LOVE,我能感到慢慢强大起来的力量,嘴角控制不住的上扬,看着我杀死的每一个怪物露出惊恐或是不敢相信的表情。

但这些我都无暇顾及了....我杀光了地底,包括我曾经最爱的我的兄弟,任他如白雪一样飘散,我甚至眼皮都没有眨一下。我现在浑身都叫嚣着杀掉那个人类,彻底征服他,让他除了自己其他的都无暇顾及,就像我现在为了他将其他的全部抹杀一样。


我成功了,看着他现在一碰就碎的神情,我心底疯狂的征服欲终于得到了一丝满足,他可怜的只有20的HP只需一击便几近为零。但他眼里却没有对死亡的恐惧,反而似乎很中意我现在的巨大变化,脸颊上都是满足的神色。

他染上血的红唇轻启,有些费力地缓缓吐出话语

“我们果然是天生一对,对吧?”

隐瞒从不是我的风格,俯下身,像我告白那晚他压住我那样压住他,轻轻将刀刃推入他的心脏

“当然,天生一对。”

“直到我满足之前,都不会停下哦~”


End.


评论(8)
热度(86)
© 鲤鱼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