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烦请由你道出吧。”


头像画手老福特ID:托嗎头
 

【帕磷 魔女梗】1—5

*帕魔女

*非原作剧情

*原创中世纪背景含私设慎入

*自嗨产物,ooc有

*没问题的话请继续√



———————————————————————————————



1


从四五米高的树上望下去,纵然是拥有三千年阅历的他也不禁唏嘘一声。

手臂和腿都碎成几块,本该完美贴身的衣物却在腰部陷下一块,碎裂的身体从衣物破损处露出,折射着迷人的薄荷绿光泽。脖颈上有一处深深的裂痕,本应光滑的面部上纵横着可怖的裂痕,并在裂痕交错处落下细小的碎片,眼球跌出眼眶外,对于宝石人来说,这场面算得上血腥。

那人跃下树,从披风内的衣兜中掏出白布铺在地上,戴上手套将这可怜的人和他的碎片尽数放在其中。

似乎是因为搬动而醒过来,挣扎了几下,从破损的喉中泄出几声似是话语的声音,断臂胡乱得挥舞着。那身着披风的人好看的眉眼间浮出一丝无奈的神色,俯身按住任的手臂,在任耳畔低声哄着:

“别动,我不是来伤害你的。”

“乖,我带你回家。”

或许是那人的话起了作用,破碎的人停下了无用功的折腾,安安静静的任他用白布裹住自己扎成一个包袱。

那人抱起不轻的包袱,环视几圈确认人的每一块碎片都在包袱里,便快步离开,身影渐渐隐入森林。

包袱里的人隐约听见晶体碰撞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好像风铃一样的清脆悦耳,不久后意识便有些迷蒙,再加上被白布包裹,不久便睡了过去。



2


往常平静的森林深处现在却变得有些喧哗,几只百灵鸟在树屋窗边的枝叶上一边张望着在床上摊开的白布中破损严重的宝石人,一边低声鸣叫似是跟同伴说着什么。

那人此时才脱下披风,放在一边摆满了药剂似的东西的桌上。从窗外透进屋内的阳光在他长度及地的红卷发上不断反射,使他的卷发额外的耀眼。随着那人的动作,颗粒状的发丝互相碰撞在一起,发出风铃样的声音。

他转过身,看着床上躺着的人,微微皱眉。随后在放满了瓶瓶罐罐和大小不一的书籍的桌上翻找,皱着的眉在找到一个黑色陶罐时便舒展开来。

在桌上拿起一个小刷子和陶罐,搬着一个小凳子坐在床边。将床上的人的衣物解开,小刷子伸入罐中沾了些许金黄色的树脂,在人断裂处涂上薄薄一层,然后将薄荷色的碎块粘在上面,抿着唇,红色的眸全神贯注的看着人的裂口。

重复这个过程许久后,碎片终于尽数回归原主身上,擦拭了一下从结合处溢出的树脂,紧抿着的唇角终于勾出一丝弧度。微微俯身,托着腮看着薄荷绿色的任面容,伸手用指尖描绘任的眉眼,红色的长发垂到地上。床上那人的面容虽然还带着裂痕但依旧不亏损眉眼间的柔和,安静睡着毫无防备的神态倒是可爱。

如果忽略正在发抖的身子的话。

“醒了吧?我看出来了哦,不打算做个自我介绍吗小家伙?”

床上的人儿缓缓睁开薄荷绿的眼眸,看着坐在床边的帕帕拉恰。睁大着眼睛,静止了片刻后立即坐起身拉过被子团成一个球形,似乎还在发抖。

见状帕帕拉恰只得无奈的笑笑,微微起身,一手撑着床边一手轻轻拍着团成一团的人。

“没事哦,我不会伤害你的,放轻松小家伙。”

“那,从我开始吧。”

“我是帕德玛刚玉,帕帕拉恰,小家伙你呢?”

轻轻的拍打似乎安抚了小家伙的心,那团球动了几下,缓缓探出一个小脑袋。小家伙抿了抿唇,看着面前这人面上的亲和,皱着的眉缓缓放松下来,声音却还有些微颤。

“我,我是,法斯。”

“法斯啊....”使人的名字在口舌间盘旋,帕帕拉恰起身坐在床边,笑着轻揉面前这人的发顶。

“很棒的名字....小家伙,以后请多指教哦~”



3


法斯和帕帕拉恰已经生活了一阵子,彼此间也变得熟悉。

帕帕拉恰在闲暇时会与法斯坐在庭院的池塘边聊天,边看着池内的红莲边谈天说地,从现在谈到两人的过去。

“哎,你是逃出来的?”

“嗯,其他的朋友,都没能逃出来....被抓回去了。”

说着,法斯垂下他的脑袋,似乎还有些微微颤抖。

“他们都是为了我....不然他们就逃掉了,这一切都怪我....”

帕帕拉恰微微皱眉,似是想伸手去揉揉人儿的头,但又缩回手去,起身走回屋里。

法斯听着人离去时,漂亮的长发碰撞在一起发出的美妙的声音,眯着眼头埋在臂弯间看不清神色。

被讨厌了吗。

但不久后从法斯后方传来人明亮磁性的嗓音,同时薄荷绿的发顶上覆上一只带着手套的手,轻轻抚着。

“这不怪你。”

法斯突然有种冲动,那是一种说不上来的陌生感觉。他回过头,看着帕帕拉恰浸满温柔的红眸,里面倒映出一片属于自己的颜色。

帕帕拉恰看着法斯似是伤心的表情,倒有些慌了神,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继续轻轻揉着人儿的发顶。



4


帕帕拉恰有一天突然倒下去了,那是个黄昏,他们正一起坐在池塘边赏莲,突然帕帕拉恰就毫无预兆的栽进池塘内了,红发和红莲在夕阳下散发出同一种艳丽的美。法斯慌了神,伸手去拉帕帕拉恰的衣物试图拉上来,手腕却不小心碰到帕帕拉恰的红发,一整只手直接碎掉,掉落在池塘中。

法斯这才想起两人不能直接触碰,便用另一只手撑起身,奔回树屋内,在桌上拿到手套后,用牙咬着给自己的手套上。然后又冲出屋外,将面颊上的白粉已经散掉大半的帕帕拉恰拉上岸来。

法斯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得轻轻拍着帕帕拉恰的脸颊,试图把他叫起来。

“帕,帕帕拉恰?帕帕拉恰?”

看着帕帕拉恰闭着眼睛,毫无生气的样子,让法斯心悸,就像当初他看着自己的朋友为了自己碎裂一样。

直到夜幕缓缓遮住天空,帕帕拉恰也没有醒来。法斯只得拖着帕帕拉恰回到树屋,将帕帕拉恰安置好后,回到池塘,摸索着将自己的碎片找回。

许久后水面的涟漪终于缓缓静下来,法斯捧着自己的碎片,迈步缓缓走回木屋。

红莲依然盛放着,但直到凋落,那两人也没有回去看过。



5


法斯一开始不知为何,只是坐在一边等着帕帕拉恰醒来。

一天,一周,一月,一年。

法斯才颤着手,解开那人身上的衣物,看着人身上空洞里的宝石愣神。

大约知道了是怎么回事,法斯皱着眉,决定给帕帕拉恰找医生。

于是自那天起,法斯在清晨穿上人曾穿的披风出门,回到小镇,带着些紧张和小心到处打听着。黄昏便带着一脸愁容回到森林,在日落之前便能回到树屋。

对着床上的人喊一声“我回来啦”便坐在旁边,期待着人起来,带着熟悉的笑容回应,片刻的安静之后法斯皱起眉头,轻轻叹一口气。

一天晚上,法斯在收拾帕帕拉恰的桌子时,无意中翻开了一本书。

一本很大的,有着烫金花边的笔记本。借着昏黄的油灯微弱的光,法斯翻开它,书页的边缘有些翘起,可见被翻阅过很多次,无奈的是法斯并不能看懂上面的符号。

最后一页有一副画,看起来像是帕帕拉恰身上的空洞,大小基本一致,仔细看看,这张纸上都是笔划过但又擦掉的痕迹,大概修改了很多次。

法斯看了一会儿,轻轻合上,放在桌面正中央上,一副垂头丧气的神情。片刻后便轻轻吹灭蜡烛,拉着凳子到床边,坐在凳上趴在床上的人旁边,缓缓合上眼帘。

“晚安。”



Tbc.


啊没写出想要的感觉...有时间可能会重修,文笔渣没办法hhhhh

我还是对这对cp下手了呢..!

评论(16)
热度(39)
© 鲤鱼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