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烦请由你道出吧。”


头像画手老福特ID:托嗎头
 

【帕磷 魔女梗】6—10

*帕魔女

*原创背景含有私设慎入

*自嗨产物,ooc有

*没问题的话请继续√

*联合上篇食用更佳,上篇戳头像

———————————————————————————————


6

法斯漫无目的寻找了五年,仍然毫无头绪。每次回到树屋,歪头看着一直睡着的帕帕拉恰,法斯便一阵心悸。

已经确定只在这个小镇子寻找不会有任何收获,法斯便将目光投向了更远的地方。

法斯打算出一趟远门,临行前用曾包裹自己的白布罩住帕帕拉恰。学着帕帕拉恰的动作轻轻地隔着白布抚摸着人的面颊。

“我走了哦....”

“....你会等我回来吗?”

法斯垂着头,抿着唇看着白布下隐约露出的人面颊的轮廓,当初在那人的安抚下曾出现的那种冲动又露了出来。

法斯只得将这种说不清的感觉压下去,努力对着帕帕拉恰露出一个微笑。

“等我回来吧帕帕拉恰!”

薄荷色的人转过身,披上斗篷,最后看了一眼帕帕拉恰便走出了树屋。

树屋窗边的枝叶上停留的鸟儿今日格外喧哗,人儿向着夕阳的背影染上红色,竟有些让人不安。



7

帕帕拉恰终于醒过来了,撑起身体打了个哈欠,对着坐在一边看着自己的人笑了笑。

“帕帕拉恰,怎么样?”

几乎是不假思索脱口而出的回答。

“很不错。”

那人终于松了口气的样子,起身走向桌边,伸手拿起烫金花边的笔记本,拂去上面落上的灰尘。拉过床边的椅子坐在桌旁,在桌子中央摊开笔记本。抬眼略微一看,拿起一旁磨过几次石墨似的东西,开始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

帕帕拉恰掀开腿上的白布,蹬上自己的鞋子,站到那人一边看着他在本上写上一串串密密麻麻的字。视线转到一旁,看着桌上整齐摆放着的书籍,帕帕拉恰轻轻出声。

“难得你的桌上这么整齐啊,露琪尔。”

带着些调侃的语气引起那人的注意,放下手上的东西,托腮看着站在一边的人。

“我还以为是你整理的呢,还在想你是不是变性了。”

帕帕拉恰愣住了一会儿,转过头看着床上的白布,想起了什么。

皱起眉打开门,冬季的冷空气瞬间涌了进来,吹着帕帕拉恰身上的衣物和他的长发,叮叮当当的声音却引得他烦躁。看着地上积了一层的雪和露琪尔回来时的脚印,帕帕拉恰出声问。

“露琪尔,已经过了多久?”

露琪尔起身,站在一边看着那人的背影。

“从我离开那天开始算,231年11个月1天。怎么了?”

帕帕拉恰紧皱的眉在看着池塘许久后慢慢松缓开,转过身关上门,迈步坐回床边。

“....我丢了一个人。”



8

露琪尔坐在椅上,托着腮,挑眉看着坐在床边的人。根据帕帕拉恰刚刚讲述的故事,垂着眸整理语言,片刻后开口。

“...很难得啊,你会连着醒了两个月。那个孩子的缘故么?”

帕帕拉恰轻轻闭上眼帘,垂着头。露琪尔看不清他的神色,只得轻声安慰。

“别担心....我明天再次出去给你找材料,顺便给你打听打听。”

帕帕拉恰闻言,抬起头看着露琪尔,平时那般的自然地勾出一个笑容。

“谢谢。”

看着他面上的笑容,露琪尔挑着眉啧了一声。

“得了吧收起你那个表情,你瞒得了谁你也瞒不了我。”

“这事我尽力,明天我就出发。”

“你就在家里好好睡着吧...不许再出去了,倒在外边谁来扶你?要遵医嘱!”

有些无奈地看着桌边那人轻拍着桌面强调,随意哼了几声依着那人的意思回答。

“嗯嗯....”

但我恨透了这种无力感。



9

法斯失去了双腿,在离开那个小镇一年后的秋天。

法斯搞不清楚一切是如何发生的,他只不过是帮一个可怜的小东西回家,下一秒就听到了自己破碎的声音。

那声音并不会引起不适,不似曾经那个为了自己逃出去而保护自己的,那个耀眼的前辈破碎发出的声音。那个前辈破碎时发出的声音,尖细刺耳,几乎要将自己从内里开始撕碎。

随后法斯便失去了意识。

再睁开眼,法斯已经被带回了老地方,戴上为他而特制的手铐,再次只能看着那小小的被铁栏杆分割成四块的晦暗的天空出神。缺了一大块的感觉,很奇妙,法斯想的竟然不是补全自己,而是在担心自己会忘记什么。

“不死之人的从容吗。”

脑海中突然冒出这话,却想不起这话的来由。法斯皱着眉,决定不要再想,便靠在墙边,看着夕阳缓缓沉下去。那火红的颜色,像极了那人的发……他还睡着吗,或者他现在已经醒了?

法斯伸手按压皱着的眉头松缓开来,手腕上的铁链发出嘎啦嘎啦的响声,使得法斯更加烦躁。

想见他,想回去。



10

法斯惊讶于他们竟然还会给自己装上腿,这好像是叫做玛瑙的东西,但看起来花花绿绿,而且还无法动弹,只是花瓶样的存在。

被硬扯着链子站起身来,双腿却似乎毫无知觉,就像装上两根漂亮的木棍,毫无意义。

此时已经入冬,在一个雪后的晴天,法斯再次被拖出去练习来适应自己的双腿。皱着眉看着自己身后雪地上拖出来的长长的痕迹,法斯想不清他们的目的,但也只能任他们摆布。

但是,这样的身体,怎么样才能有机会逃出去,给帕帕拉恰找到医生呢?

不行啊,要站起来,要能动,要离开这里。

这么想着,法斯竟是难得的站了起来。拖着法斯的人也停下了脚步,配合着等着法斯迈开步。

只是一瞬,法斯便跑出十多米,手腕因为极快的速度而被扯碎落在一边,法斯也没能好好停下而撞在树上。薄荷色的人面上满是裂痕,树上的积雪也落在人的面上。

虽然有着白雪的遮盖,但能看得出那张再次布满裂痕的面容先是惊讶,随即转为欣喜,嘴角上再次挂上熟悉的弧度。

有这样的速度,绝对有一天,能够离开这里。

法斯再次看到了希望。


Tbc.


还在想如何嵌入原作的剧情,就像法斯的断臂断腿换头,这篇的断腿这部分有些生硬了。

艾库美亚的角色难定啊。

欢迎关于这些有想法的小可爱私聊我讨论。

评论(8)
热度(25)
© 鲤鱼酒 | Powered by LOFTER